张志坤   欧亿注册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疯来锋语 - 张志坤首页
中美“战略竞争”的展望与预测
2021-01-07
字号:

    许多中国人都有这样的期待,即中美关系已经开始构筑的“战略竞争”关系将美好如人所愿,他们认为,这是对中美关系的新塑造,也是中美关系新的历史时期。既然这样,欧亿不仅要问,新的中美“战略竞争”关系到底是怎样一种关系呢?这种关系的根本属性又是什么呢?

    一、中美之间为什么要发生“战略竞争”

    中美“战略竞争”关系不是中国方面所设定的关系,而是美国方面所强加给中国的。按照中国的意愿,中美关系要么是理想状态的“新型大国关系”,要么也应该是务实管用的“战略伙伴”关系,两国之间应该进行的是“合作共赢”,两国理应携手,不断做大“共同利益的蛋糕”,而不是什么“竞争”。但是,美国对这些方案及其各类变种一概都不感兴趣,非要同中国进行一场“战略竞争”,非要把中美关系搞成“战略竞争”关系,无奈之下,中国才不得不接受。

    美国为什么非要这样干呢?

    对于美国针对中国发动“战略竞争”的原因,一些中国人对美国的行为做出有如下几种阐释解读:

    一是有误解

    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美国对中国搞“战略竞争”缘由在于对中国执政党中共的误解与误会,他们把中共当做当年的苏共一样看待,由此也就把今日的中国等同了昔日的苏联,于是乎,就内心充满不信任与敌视,这完全是误会。这些人指天发誓地说,今日中国绝不是当年的苏联,今日中共也绝不是当年的苏共,与苏共完全不一样,美国绝不应该拿当年的苏共来衡量与审视今日的中共,这完全是天大的误解与误会。

    建立在这一论调的基础上,这些人大声疾呼美国应该“读懂中共”。在他们看来,只要美国当局能够“读懂中共”,中美之间就万事大吉、一切都好了。言外之意,大概就是今日中国与霸权美国之间根本没有传统的社资斗争,而美国方面不解其意、不懂风情,仍然用传统的社资斗争老眼光来看待中美关系,呜呼哀哉!

    二是生焦虑

    这就是曾经风靡一时的战略焦虑说--美国因为国力相对下降出现领导危机而产生了严重的战略焦虑,而这样的焦虑又主要聚焦在中国身上,因为中国的势头太快、太猛了,美国难以接受,心理很不适应。于是乎,焦虑之下美国霸权的种种癫狂也就随之而至,最后终于酿成美国下决心要同中国搞一场“战略竞争”矣。

    于是,持这种观点的人坚决主张中国应该从战略上“安抚”美国,尤其在亚太地区,鉴于这里美国“焦虑”得十分严重,比如台湾问题,南海问题、钓鱼岛问题、朝鲜问题等,所以对美战略“安抚”的必要性尤其迫切。在经济方面,这些人主张中国应该加大对美国利益转让的力度,让美国在中国发展中获得越来越大的收益。这样的话,美国的战略焦虑症状就会适度减轻而不会越来越重了,美国对中国发起的“战略竞争”也就由此得以化解、消逝,最后烟消云散了。

    三是做误判

    这种说法认为,美国对中国的发展做出了严重的战略误判,具体表现就是搞出了“中国威胁论”。在“中国威胁论”的定义中,中国严重威胁美国的安全与发展,严重威胁世界的和平与安宁,严重威胁美国在伊拉克、阿富汗等地的和平行动,严重威胁美国在朝鲜半岛、在伊朗等地推进和平的伟大事业,等等。但一些中国人认为,这都是美国的误判,所有这一切,实际都子虚乌有。坚持美国对华战略误判的人认为,在上述一切问题上,事实上中国都是美国的助手与同盟,即所谓的“建设性力量”,是真心实意帮助美国的,只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千般恩爱万种柔情却换来了如此误判,真所谓“长相思、摧心肝”也!

    正是出于这样的解读,所以有人大声疾呼中国要加强同美国的沟通交流,要向美国在战略上做出“坦诚说明”,对美国做“战略交底”,把中国的底牌底线一股脑和干净彻底地向美国摊开坦白,以增强同美国的“战略互信”,从而化解美国对中国的战略“误判”,只要美国对中国没了“误判”,“中国威胁论”也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战略竞争”也就自生自灭了。

    四是60%律

    这一说法是最近几年刚刚出现在中国的空前重大的科学发明与科技发现。当代中国国际关系领域的“专家”、“学者”们经过几十年黑暗中摸索,终于破迷开悟,发现美国死活拿中国过不去,说什么也要打一场“战略竞争”的根本原因,是中国的GDP达到了美国的60%。他们说,这是美国领导世界、主导全球秩序的一条警戒线,任何国家都不能超越这条界限,谁过就整谁,一定要将其整回去拉倒,过去对苏联是这样,对日本还是这样,现在轮到中国自然而然也就是这样了。这就是中国发展崛起的宿命,无关乎美国霸权的好与坏,中国你就老老实实干脆认命吧!

    这种说法意味着,如果中国老老实实的满足于美国的60%以下,中美两国就能“风雨同舟、殊途同归”了,也意味着此前美国一直善待中国、帮助中国、提携中国,只是中国不知好歹,非要越雷池一步,这才引起美国的愤怒反击。这不是自己找死活的不耐烦了吗?

    二、“战略竞争”之下的中美关系什么样

    建立在上述解读诠释的基础上,一些中国人对 “战略竞争”下的中美关系前景寄予殷切希望,把此前对中美关系的各种幻想无奈而又迅速地转移到中美新的“战略竞争”关系上来。初步归纳,大致上有如下几种:

    其一,博弈式“战略竞争”的期待

    经常有人把中美战略竞争说成是“战略博弈”。这些人把这“战略竞争”与“战略博弈”两个词混同使用,在他们看来,二者大差不差,基本是一回事,或者谨慎一点说,至少是他们殷切期望中美“战略竞争”应该成为“战略博弈”。

    “博弈”,简单地说就是下棋,下棋就是一种竞争与竞赛游戏,故而“战略博弈”,简单地说就是“战略竞赛”或“战略游戏”。这样描述和形容下来,中美“战略竞争”的严酷性、惨烈性就完全不见了踪影,相反,博弈双方还可互相尊重、遵守规则,可以“胜故欣然败亦喜”,也可以“哈哈一笑握手言和”,彼此都献技献艺、平等游戏,相当轻松,没有压力,仅此而已。

    正因为这样,所以有人声称,“欧亿反复声明无意挑战美国的地位,更无意去取代美国,这是欧亿对美国的尊重,相应地,美国也应该尊重中国人民对社会制度和发展道路的选择”。这是把中美“战略竞争”当做一场“战略博弈”自然而言的诉求,所表达的都属于博弈式“战略竞争”的期待

    其二,竞合式“战略竞争”的期待

    这种期待在于把中美“战略竞争”同中美“战略合作”并行并举,使中美关系既竞争又合作,竞争中有合作,合作中有竞争,竞争与合作二者密不可分,互相依赖、互相促进,由此导致中美关系成为所谓“竞合”关系。

    坦率地说,这种期待是对中美“战略竞争”关系的巨大修正,进行这等修正的人以中国为主,在美国及西方那里,“战略竞争”归“战略竞争”,“战略合作”归“战略合作”,二者完全是两回事,并不能糅合到一起。这些主张中美“竞合”关系的中国人刻意用“战略合作”来冲抵中美“战略竞争”,在他们心目中,中美关系的重点还是 “合作”而非“竞争”,在他们的心目中,“竞争”不过是“合作”的点缀而已。

    其三,良性“战略竞争”的期待

    自从美国方面强加中国以“战略竞争”以来,一直就有中国人呼吁要努力使中美“战略竞争”成为“良性”的“战略竞争”。持这种观点的人坚持认为,实现中美良性“战略竞争”完全有可能,只要双方本着善良的愿望,这个目标就一定能实现。

    客观地说,对中美良性“战略竞争”的期待比之于上述的前两种更显得理性、冷静一些,因为在这一期待的背后,事实上等于承认了中美“战略竞争”还有非良性的可能,也等于在某种程度上承认了“战略竞争”的严酷与惨烈,这应该看做是向着“战略竞争”本质属性靠近了值得肯定的一步。

    但是,坚持中美良性“战略竞争”的期待人并没有深入探讨和论证中美“战略竞争”良性与非良性各自的可能性有多大,而核心的问题在于,发动中美“战略竞争”的美国,他们的愿望是善良的吗?

    三、中美“战略竞争”的结果是什么

    不容否认的是,现在,中美“战略竞争”已经开始了,新的战略大幕已经拉开,在这个新的舞台上究竟将上演什么戏还在争论,结果如何以及怎样落幕更不得而知,但这并不妨碍欧亿就这个问题进行必要的探讨。

    第一,各自不同的愿景

    任何事情都要把未来愿景摆在突出的位置,因为没有愿景就等于没有奋斗目标。所以,当美国确定其“战略竞争”这一对华大战略时候,其决策者(或决策集团)内心已经擘画好通过竞争所要达成的效果。

    种种迹象表明,“战略竞争”计划制订者所参照的模板就是前苏联。奥巴马时期提出“美国领导世界一百年不动摇”还相对隐晦,而所谓“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直接对应,就是“让美国伟大”的冷战胜利,“让美国再次伟大”其实质就是让美国再一次赢得冷战胜利。这样看来,美国当局执政者虽然前后不同,但实质如一归一。如果拜登继特朗普之后上台,还不知道他会提出怎样的口号招牌,但基本内涵将继续延续,不会发生大的改变。

    至于美国“战略竞争”的时间设定,目前还属于未知数,人们只能根据这一战略计划所公开的一些文件来进行推测,大致上指向从现在起直到具有标志意义的2049年。

    中国对“战略竞争”的愿景目标可谓十分明确。无论是2035年目标还是建国100年的愿景,都是“战略机遇期”理论的产物,也都是在中美“战略竞争”大背景下的努力。这就意味着,“战略竞争”之下也要维持中美关系“斗而不破”的大局,在此大局的框架下中美关系没有发生重大的颠覆性危机,否则,如果中美之间爆发大规模战争,显然一切都得改写,也都将不得不改写了。坚持中美“斗而不破”,这大概就是中国的愿景了。

    第二,单赢还是双赢

    按照当代中国主流的国际关系理论逻辑,未来的中美关系一定是“双赢”,中美“战略竞争”也是这样,也最终将以中美两国的战略“双赢”而告结束,即中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美国则继续“领导世界一百年不动摇”或者“让美国再次伟大”。届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同美国经典资本主义并肩携手、风雨同舟,共同创造一个普遍安全、共同繁荣、永久和平的美好世界。

    但是,美国霸权的哲学思维却与此截然相反。特朗普政权的“美国优先论”已经尽人皆知,即便特朗普下台滚蛋,但美国所炮制并全世界推销的“中国威胁论”早已成为美国统治者阶层最大的“共识”,按照他们如此这等思维,既然中国已经成为战略性“威胁”,既然中国已经威胁全世界,那么合理的逻辑结论就是消除与消灭这一威胁,这是天赋美国的权力、责任与道义,而中美“战略竞争”就是实现这一目的手段。因此,在美国方面,中美“战略竞争”的结果只能是单赢,只能是“你输我赢”,根本没有“双赢”的任何可能与空间。

    第三、“战略竞争”的世界影响

    中美“战略竞争”已经成为全球战略局势最重要推动力,将在相当程度上影响全球未来面貌。

    中国方面的战略推想是这场竞争将加速世界向着积极方向发展变化,世界秩序因此将更加和平与民主化,从而出现多极世界的格局。“强起来”中国成为其中强有力的一极,并在此基础上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而美国方面的设想与推定则完全不是这样,美国要通过“战略竞争”进一步加强和巩固霸权的领导地位,进一步加强霸权的统治秩序,要把世界变成更加“一元化”的世界,美国为永恒的世界之主,实现对人类的永恒主宰。

    上述正反两个方面的力量对冲与对撞,必将强烈地冲击世界,为此未来世界实际可能与实际展现的局面,将既不是中国所期盼的多极化,也不是美国所要求的单极化,而是以美国为核心庞大战略集团对中国的战略围追堵截,美国将发动对中国一次又一次战略围剿。如果一定要找出历史上曾经的案例或者有过的影子的话,那么中美之间的这种斗争较量将同法国大革命后大英帝国组织反法同盟围剿法国的情形相类似,只不过规模与强度以及残酷性要远远超过而已。

    四、中美“战略竞争”的属性及相关问题

    那么,中美“战略竞争”究竟为何发生,它属性究竟是什么呢?

    欧亿说,中美“战略竞争”是美国统治集团维护霸权统治的必然行动。这一行动无关乎对中国的政治误解,不管中国共产党同苏联共产党有什么不同,也不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苏联社会主义有什么差别,美国都要将中国定位于主要战略对手;也无关乎美国是否焦虑,中国是否进行了战略安抚,世界上每一个地方、每一事情都让美国焦虑,安抚它是这样,不安抚它也是这样,中国也不例外;也无关乎误判或者什么60%律,全世界任何霸权所不能掌握与控制的东西,都是美国的威胁,任何不让美国随心所欲的人和事,也一概都构成对美国的威胁,朝鲜、伊朗、古巴等小国其国力不要说达到美国的60%,甚至连1%都不具备,美国也照样打压颠覆而不放,新中国刚刚诞生的时候也是这样。中国之所以成为美国“战略竞争”的头号对手,这是美国霸权战略本性之使然,也是中国民族特点、政治面貌、历史文化、战略地位综合作用之必然。所以,中美“战略竞争”就是中美之间综合性的战略斗争,这一斗争就其本质属性而言,同当年美苏之间的“冷战”没有本质区别,而只有深度、广度与烈度等各维度上的不同,是美国霸权所发动发起的有一场你死我活的“新冷战”。

    这场综合性的“新冷战”具有如下突出特点:

    一是具有阶级斗争的属性

    今日中国毕竟还是人民中国,而美国霸权则是美国资产阶级统治者的美国,美国的霸权主义者既要统治本国人民,压迫其国内各种族人民,更要剥削压迫世界人民。他们的战略图谋历来都是拉拢收买各国的统治者共同压迫各国和各地的人民群众。对中国也是这样,不压迫十四亿中国人民,美国霸权就不能很好地统治世界,而如果十四亿中国人民过上富裕幸福的生活,则简直就是美国的噩梦。所以,为着美国大资产阶级的根本利益计,充分利用现代资本主义体系压榨中国人民使之永久性地匍匐在霸权秩序下的底层,这是维护美国霸权的关键问题。从这个意义上,中国人民同霸权之间的矛盾,实质上也是阶级矛盾在全球战略领域的反映,由此而发生的斗争,也成为国际层面的阶级斗争。

    二是具有民族压迫的特征

    西方世界压迫东方世界、西方民族压迫其它民族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而中华民族就是受压迫民族和受压迫国家之一。自近代以来,中国革命与和建设的一个核心任务,就是反抗与打倒这种压迫。压迫中国的主角过去以大英帝国为首,后来是日本,再后来就是美国,美国对华发起“战略竞争”的终极目标,就是继续贯彻这种压迫使之持续发展下去,中国的崛起与复兴理所当然为霸权所根本不可容忍。从这个意义上看,中美战略斗争又表现为民族斗争,“战略竞争”在美国方面就是民族压迫,在中国方面就是民族反抗。

    三是具有文明冲突的色彩

    美国所谓的“战略竞争”其内涵包括不同文明类型之间冲突。东西方冲突历来都具有鲜明的文明色彩,中美之间的战略竞争不过是新的历史条件下的东西方冲突。因此,美国对中国的战略打压据有浓厚的文明与文化歧视的特点与特征,这些特点与特征将随着中美战略竞争的走向深入而日渐凸显,目前所展现的只是稍露头角的很少一部分。

    在上述这些特点特征之下,中美“战略竞争”的过程中都将发生一些什么事情呢?

    要发生的事情很多,特别值得关注的将有如下事态:

    一是将发生激烈的政治斗争

    中美之间政治斗争风云再起,双方将在意识形态、颜色革命、分裂颠覆等方面展开激烈的斗争,具体表现是美国疯狂进攻,中国疲于奔命,发展到一定程度可能直接影响双方的外交关系,比如台湾问题就是这样,虽然即便美国同台湾建交中国大陆也未见得断然同美国断交,但美国出于战略需要,却很有可能有朝一日断绝同中国的外交关系,以此狠狠打击中国。

    二是将进行浩大的经济战争

    经济与贸易战将成为中美“战略竞争”中最明显的部分,美国将围绕贸易规则、知识产权、市场准入、高科技等问题对中国发动攻击,以达成战略上压倒中国的目标。这方面美国几乎有使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手段方法,而中国则凭借同美国的经贸联系力图维系所谓的中美关系大局,维系中美关系所谓的“斗而不破”。

    三是将爆发严峻的军事危机

    中美之间的军备竞争是中美“战略竞争”性命攸关的要害部分,无论美国还是中国,都将全力抢占争夺军事高科技制高点,谁也不甘落后也不敢落后(有关这个问题,请参阅笔者2013年文章《中美如果军备竞赛,谁能撑到最后》)。

    在激烈军备竞赛的同时,中美之间还将在中国周边的一系列军事热点地区发生危险的对峙。鉴于中美军事及战略力量严重失衡的状况短时期难以得到根本性的改善,鉴于中国“和平发展”的战略承诺,所以美国将在中美“战略竞争”过程中对中国更加赤裸裸地进行战争讹诈,动辄就制造战争危机将成为美国围剿中国的经常性办法。

    当然,除上述这些事项外,中美之间在“战略竞争”之下所发生的事情还将有许许多多,但没有人是算命先生,也没有人能算出全部的事情。

    因此,展望中美之间的“战略竞争”,可以肯定地说,这就是一场“新冷战”,任何粉饰与托词都无法掩盖这一事实。为此,每一个爱国的中国人都不要因为霸权正发生各种危机而放松自己。事实上,危机之下的霸权将变得更加疯狂、更加危险,美国发动的“战略竞争”已经成为中国复兴崛起最艰难的战略大考科目。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平台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平台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欧亿注册简介


本人长期从事教育工作,属于普通一族,欧亿注册是也。但正所谓“在行恨行”,本人对教育的研究不是很深,相反却对国际政治、战略问题情有独钟,几年来撰写了大量文章,尽抒杞人忧天之俗情,浑不知自己是吃几碗干饭的。这大概也折射出了当代中国社会的一种新面貌,即:当今中国今虽则处在市场经济下欲望澎湃的时代,但来自于基层老百姓之爱国、忧国与强国的呼声及冲动依然强烈,这必将形成一种巨大地政治力量,造成巨大地战略威慑。正是因为这样的考虑,所以本人乐此不疲,只管耕耘,不计收获,冀以愚者之千虑,俾达人之一得而已。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欧亿  联系欧亿:QQ513460486 邮箱:aigaode@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lzym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